生产蟾王蟾衣,蟾衣,蟾酥,蟾蜍皮,天然蟾衣,富硒蟾衣,蟾衣价格,
蟾王制品等.活乐康蟾王蟾衣官网店为您提供长白山大蟾蜍制品.
   您浏览的位置 > 产品展示

蟾王牌优质蟾酥 国标款
产品名称:蟾王牌优质蟾酥 国标款
专柜价:
促销价:200-350.00元/
规格:10克/块
 

(←点击进入网店)


 探寻——神秘蟾王 




 吉林市昌邑区永发蟾蜍养殖专业合作社常年批发,零售蟾酥及蟾蜍药材类制品,可生产各种质量和规格蟾酥,常年有货,多年来与国内外客户都建立着长期合作关系,蟾酥符合药典质量标准,有检测报告,证件齐全,合法资质,产地东北纯度高。





办理货到付款的方式把收件人姓名,地址,电话,产品名称,订购数量发送到15543229756(手机上)收到相关信息当天会及时安排发货,一般3天左右到达收件人手中。


 

 

                

 

零售蟾酥价格蟾酥多少钱一克,符合药典标准的蟾酥零售10克200-300元不等,根据蟾酥的功效和质量来划分价格。

 

 

中国最大的批发零售蟾酥供应商—吉林省吉林市昌邑区永发蟾蜍养殖专业合作社 (官方网站www.125940.cn)

 

 

 

蟾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止进出境物品表》中的国家明确禁止出境的物品。根据规定,国家明确禁止出境的中药材中药材中包括蟾酥(不含配以微量蟾酥的成药)。

 

 

中文别名:华蟾酥毒基;华蟾毒精;脂蟾毒配基;蟾王浆
英文名称:cinobufagin venom toad
英文别名:CINOBUFAGIN 95%, 99%; (3beta,5beta,8xi,9xi,10xi,13xi,14beta,15beta,16beta,17beta)-

 

 


蟾酥的功效与作用

 

3-hydroxy-17-(2-oxo-2H-pyran-4-yl)-14,15-epoxyandrostan-16-yl acetate; (3beta,5beta,15beta,16beta)-16-(acetyloxy)-3-hydroxy-14,15-epoxybufa-20,22-dienolide; cinobufagin
CAS:470-37-1
分子式:C26H34O6
分子量:442.5446

 

 


名称释义


就是蟾蜍眉间的白汗,呈扁圆形团块状或片状。棕褐色或红棕色。团块状质坚,不易折断,断面棕褐色,角质状,微有光泽;片状质脆,易碎,断面红棕色,半透明,气微腥,味初甜而后持久的麻辣感,粉末嗅之作嚏。

 

 


药物性味
味甘、辛,性温,有毒。
①《纲目》:甘辛,温,有毒。
②《本草正》:味辛麻,性热,有毒。
③《本草汇言》:味辛苦烈,气热,有毒。

 

 


功效主治

 


蟾王牌蟾酥主治小儿疳疾,脑疳。一又可治背部疔疮及一切肿毒。
蟾王牌蟾酥的蟾酥浆液及蟾酥中的甙元,都是有强烈药理作用的甾族化合物,然浆液及蟾酥中尚有不少的无甚药理

 

 


中成药

 


作用的甾族化合物,如胆甾醇、7α-羟基胆甾醇、β-谷甾醇、菜油甾醇;通常它们亦与蟾蜍甙元合称为蟾蜍甾联化合物。
蟾蜍浆液及蟾酥中,尚含有一定药理作用的吲哚系碱类成分,如5-羟色胺,蟾蜍色胺,一名华蟾蜍色胺,蟾蜍特尼定,蟾蜍硫堇,去氢蟾蜍色胺,色胺,其中蟾蜍特尼定在蟾酥中含率甚高;含氮物质,有一定药理作用的,尚有肾上腺素。
氨基酸除上述的精氨酸外,尚有γ-氨基丁酸及两种精氨酸衍生物;也含一些肽类。


应用方式


治脱肛将蟾蜍皮烧烟熏患处,治疗效果极为好。
蟾酥粉:取蟾酥,捣碎,加白酒浸渍,时常搅动至呈稠膏状,干燥,粉碎。每10kg蟾酥,用白酒20kg。


产地分布


主产吉林、河北、山东、四川,湖南,江苏,浙江等省。
安全术语
S22Do not breathe dust.
切勿吸入粉尘。
S36/37/39Wear suitable protective clothing, gloves and eye/face protection.
穿戴适当的防护服、手套和护目镜或面具。
S45In case of accident or if you feel unwell, seek medical advice immediately (show the label whenever possible.)
若发生事故或感不适,立即就医(可能的话,出示其标签)。
风险术语
R26/27/28Very toxic by inhalation, in contact with skin and if swallowed.
吸入、皮肤接触及吞食有极高毒性。
品种考证
蟾酥始载于《药性论》,原名蟾蜍眉脂。《本草衍义》始有蟾酥之名,云:“眉间有白汁,谓之蟾酥。

 

 

蟾酥-原态

 

 


以油单(纸)裹眉裂之,酥出单(纸)上,入药用。”《本草纲目》曰:“取蟾酥不一:或以手捏眉棱,取白汁于油纸上及桑叶上,插背阴处,一宿即自干白,安置竹筒内盛之。”根据以上记载蟾 酥的采制方法以及蟾酥之性状,与现今蟾酥一致。其原动物蟾蜍始载于《名医别录》。陶隐居云:“此是腹大、皮上多痱磊者,其皮汁甚有毒,犬啮之,口皆肿。”上述特征与蟾蜍属(Bufo)动物完全一致。

 

 


制法


蟾酥是由蟾蜍科两栖爬行动物的耳后腺及皮肤腺分泌物经加工而成,为传统中药材。蟾酥所含甾体

 

 


一、蟾酥的采集 夏、秋二季特别是6、7月份是采集蟾酥的最佳时期,将捕获或驯养的青、成年蟾蜍洗净泥土,晾干水分,喂给大蒜、辣椒等腥辣食物,或用小木棍轻敲其头部,刺激它多分泌浆液,然后用金属夹或竹夹、牛角刮刀挤压、刮取头部两侧耳根附近大疣粒(耳后腺)和背部的大小疣粒(皮肤腺)得其浆液,盛入非铁的容器中。刮取时手法力度要适度,用力太小则刮取不尽产量低,用力过大则混有血迹或皮肉碎屑而质量差。若混有杂质应及时用不锈钢镊子等剔除。在采集全过程中应注意以下两点:一是浆液不能接触铁器,否则氧化铁污染蟾酥并使其变色,影响其药用价值及服用效果;二是刮取浆液时应特别小心,不得让其溅入眼内,否则造成眼睛中毒红肿。如果浆液误入眼内应马上用紫草汁液清洗解毒,然后用清水冲洗干净。

 

 


二、蟾酥的加工干燥  先将采得的纯净浆液过100~120目铜筛或尼龙筛去杂,进一步混合均匀,再将滤液按计划倒入备好的模型容器中晾干成团酥或棋子酥,或者均匀涂布于平板玻璃上干燥成片酥。如果环境阴暗潮湿,则应在60℃左右温度下及时烘干,否则发酵变质而报废。

《纲目》:取蟾酥不一,或以手捏眉棱,取白汁于油纸上,及桑叶上,插背阴处一宿即自干,或安置竹筒内盛之,真者轻浮,入口味甜也。或以蒜及胡椒等辣物纳口中,则蟾身白汁出,以竹篦刮下,面和成块,干之。其汁不可入人目,令人赤肿盲,或以紫草汁洗点,即消。

 

 


蟾蜍科动物如中华大蟾蜍Bufo bufo gargarizans Cantor 或黑眶蟾蜍Bufo melanostictus Schneider 的干燥分泌物,多于夏、秋二季捕捉蟾蜍,洗净,挤取耳后腺及皮肤腺的白色浆液,加工,干燥。

 

 


李时珍说:取蟾酥的方法不一。或用手理它的眉棱,取白汁于油纸上及桑叶上,放在阴凉处,一夜便干了,呈白色,然后将它盛放在竹筒内。真的蟾酥很轻、浮,入口味甜。或将蒜、胡椒等辣物入蟾蜍口中,它的身上便渗出白汁,然后用竹篦刮下,和面调成块,阴干。这种汁不能人目,否则使眼睛红肿失明,但可用紫草汁洗眼、点眼,即消。

 

 


蟾酥性状鉴别

 

 


本品呈扁圆形团块状或薄片状。棕褐色,薄片状者对光透视为红棕色。团块状者质坚,不易折断,断面棕褐色,角质状微有光泽;薄片状者质脆,易碎,断面红棕色,半透明。气微腥,味初甜而后有持久的麻辣感,粉末嗅之作嚏。
显微鉴别

 


蟾酥粉末淡棕色。


① 用甘油水装置,在显微锐下观察呈半透明不规则形碎块。
② 用水合氯醛液装置,并加热,则碎块透明并渐溶化。
③ 用浓硫酸装置, 则显橙黄色或橙红色,碎块四周逐渐溶解缩小,呈透明类圆形小块,显龟裂斑纹,放置后,渐溶解消失。

 


蟾酥药物毒性

 


蟾酥各种成分对小鼠半数致死量(毫克/公斤)如下:蟾酥为41.0(静脉),96.6(皮下) ,36.24(腹腔);蟾蜍灵为2.2(腹腔);华蟾蜍精为4.38(腹腔);惹斯蟾蜍甙元为4.25(快速静脉注射),15(慢速静脉注射),14(腹腔),124.5(皮下),64(口服);蟾蜍特尼定为1.3(静脉);蟾蜍它灵对狗的半数致死量接近0.36(静脉),口服最小致死量接近0.98。

 


静脉或腹腔注射蟾酥注射液,小鼠急性中毒为呼吸急促,肌肉痉挛,心眺不整,最后麻痹而死,阿托品对此有一定的解毒作用,肾上腺素则无,蟾酥经煮沸后毒性大减。


人中毒后,可按洋地黄类强心药中毒时之急救 原则处理。
中药六神丸具强心、收缩冠状动脉、升高血压、抗炎及抑制血管通透性的作用,主要与其中所含的蟾酥有关。

 

 


真假辨别

 

 


(一)真品:团酥呈扁圆形团块或铁饼状,直径3~7厘米,厚0.5厘米,边缘稍薄,中间略厚;表面平滑,呈茶棕色,质坚硬而韧,不易折断,半透明质状;有光泽,气微,口尝初甜后有持久的麻辣感,粉末嗅之作嚏。断面稍涂水,即成乳白色泡沫状隆起。片酥呈不规则片状,大小厚薄不一,一般厚0.2厘米,一面较粗糙,另一面较光滑;质脆而易断,其它性状同“团酥”。无论团酥还是片酥,均以色红棕,断面角质样、半透明而有光泽者为佳。

 

 


(二)伪品:曾检测到几种伪品,为棕黄色到深棕色,粒状,半透明角质样;于玛瑙研钵中很难研细,颗粒呈韧性。粉末气微,口尝后绝无真品特有的刺激感。断面遇水不溶解,更不会成乳白色泡沫状隆起。

 


蟾酥相关药材

 

 


(一)蟾王牌蟾酥;
(二)干蟾,即干制的完整蟾蜍;
(三)蟾蜍皮,即通过手术,除去肉体,所得蟾蜍全皮;
(四)蟾衣,蟾蜍一种生理现象,即蟾蜍自然脱下或使用蟾衣采集器脱下的一层象蛇蜕一样的角质薄膜;永发蟾蜍研究所多年研究发现,上述四味药材功效不尽相同,按其蟾酥含量分,精制蟾酥为上,蟾衣较高,蟾皮次之,干蟾稍低。

 

 


蟾酥含量测定

 

 


照高效液相色谱法(附录ⅥB)测定。
色谱条件与系统适用性试验 用十八烷基硅烷键合硅胶为填充剂;0.5%磷酸二氢钾溶液-乙腈(50:50)(用磷酸调节PH值为3.2)为流动相;检测波长为296nm;柱温40℃。
理论板数按华蟾酥毒基峰、脂蟾毒配基峰计算应分别不低于4000。

 

 


对照品溶液的制备精密称取经五氧化二磷减压干燥24小时的华蟾酥毒基、脂蟾毒配基对照品各10mg,分别置100ml量瓶中,加甲醇溶解并稀释至刻度,摇匀;分别精密量取5ml,各置10ml量瓶中,加甲醇至刻度,摇匀,即得(每1ml中含华蟾酥毒基、脂蟾毒配基各50μg)。

 

 


供试品溶液的制备 取该品细粉约25mg[同时另取该品粉末测定水分(附录ⅨH 第三法)],精密称定,置具塞锥形瓶中,精密加甲醇20ml,称定重量,加热回流1小时,放冷,再称定重量,用甲醇补足减失的重量,摇匀,滤过,取续滤液,即得。
测定法分别精密吸取上述两种对照品溶液与供试品溶液各20μl,注入液相色谱仪,测定,即得。


该品按干燥品计算,含华蟾酥毒基(C26H34O6)和脂蟾毒配基(C24H32O4)的总量不得少于6.0%。

 

 


蟾酥主要成分

 

 


蟾酥中含有大量的蟾蜍毒素类物质,该类物质均有强心活性,在化学上属甾族化合物(Steroids),其C17上再接一α-吡喃酮基,则凡具有此种骨架的物质,总名蟾蜍二烯内酯(Bufadienolide),是蟾蜍浆液、蟾酥的主要有效成分.蟾酥中所含的蟾蜍二烯内酯有: 蟾蜍它灵(Bufotalin)、华蟾蜍精(Cinobufagin)、华蟾蜍它灵(Cinobufotalin)、蟾蜍灵(Bufalin)、远华蟾蜍精(Telocinobufagin)、日本蟾蜍它灵(Gamabufotalin,亦名日本蟾蜍甙元Gamabufo- genin)、去乙酰华蟾蜍它灵(Desacetyl cinobufotalin)、惹斯蟾蜍甙元(Resibufogenin)、华蟾蜍它里定(Cinobufotalidin)、蟾蜍它里宁(Bufotalinin)、华蟾蜍精醇

(Cinobufaginol)、沙蟾蜍精(Arenobufagin)、异沙蟾蜍精(Bufarenogin)、去乙酰华蟾蜍精(Desacetyl cinobufagin)、去乙酰蟾蜍它灵(Desacetyl bufotalin)、蟾蜍它里定(Bufotalidin,即嚏根草甙元Hellebrigenin)、惹斯蟾蜍精(Resibufagin)等. 中国蟾蜍蟾酥中分出的华蟾蜍毒素(Cinobu- fotoxin),酸解后产生华蟾蜍精、辛二酸(Suberic acid)和精氨酸.辛二酸可与蟾蜍甙元结合.从蟾酥中曾分离华蟾蜍精、惹斯蟾蜍甙元、蟾蜍灵和日本蟾蜍它灵的3-辛二酸酯。[1]

 

 


蟾蜍浆液及蟾酥中的甙元,都是有强烈药理作用的甾族化合物,然浆液及蟾酥中尚有不少的无甚药理作用的甾族化合物,如胆甾醇(Cholesterol)、7α-羟基胆甾醇(7α-Hydroxy- cholesterol)、β-谷甾醇(β-Sitosterol)、菜油甾醇(Campesterol).通常它们亦与蟾蜍甙元合称为蟾蜍甾族化合物(Bufosteroids).[1]

 

 


蟾蜍浆液及蟾酥中尚含有一定药理作用的吲哚系碱类成分,如5-羟色胺(Serotonine)、蟾蜍色胺(Bufotenine)、华蟾蜍色胺(Cinobufotenine)、蟾蜍特尼定(Bufotenidine)、蟾蜍硫堇(Bufothionine)、去氢蟾蜍色胺(Dehydrobufo- tenine)、色胺(Try ptamine)。[1]

 

 


此外,蟾蜍还含有肾上腺素(Adrenaline)、γ-氨基丁酸(γ-Aminobutyric acid)、辛二酸.从蟾酥中还分出吗啡(Morphine)。[1]

 

 


蟾酥理化鉴别

 

 


(1)该品断面沾水,即呈乳白色隆起。
(2) 取该品粉末0.1g,加甲醇5ml ,浸泡1小时,滤过,滤液加对二甲氨基苯甲醛固体少量,滴加硫酸数滴,即显蓝紫色。
(3)取该品粉末0.1g,加氯仿5ml ,浸泡1 小时,滤过,滤液蒸干,残渣加醋酐少量使溶解,滴加硫酸,初显蓝紫色,渐变为蓝绿色。
(4)取该品粉末0.2g,加乙醇10ml,加热回流30分钟,滤过,滤液置10ml量瓶中,加乙醇至刻度,作为供试品溶液。另取蟾酥对照药材0.2g,同法制成对照药材溶液。再取脂蟾毒配基及华蟾酥毒基对照品,加乙醇分别制成每1ml 含1mg 的溶液,作为对照品溶液。照薄层色谱法(附录ⅥB)试验,吸取上述4 种溶液各10μl ,分别点于同一硅胶G薄层板上,以环己烷-氯仿-丙酮(4:3:3)为展开剂,展开,取出,晾干,喷以10%硫酸乙醇溶液,加热至斑点显色清晰。供试品色谱中,在与对照品色谱相应的位置上,显相同颜色的斑点;在与对照品色谱相应的位置上,显相同的一个绿色及一个红色斑点。

 

 


蟾酥的功效与作用

 

 


1、强心作用

蟾毒配基类和蟾蜍毒素类化合物均有强心作用,但蟾毒配基类化合物作用更为明显,其化学结构与强心作用有一定的关系。对猫离体心脏乳头肌标本,蟾毒灵及日蟾毒它灵的强心作用的最低有效浓度为10(-8)g/ml;脂蟾毒配基、华蟾毒精的强心作用的最低有效浓度为10(-7)g/ml。华蟾毒与化蟾毒精的作用相似,以适宜浓度灌注蛙心,可使其停止于收缩期,给麻醉猫、狗静脉注射引起心博减慢,收缩振幅变大,心律不整,继而心动过速而死亡;在麻醉狗所得的心电图呈现P-R间期延长、心室率变慢、异性节律、期外收缩、束枝传导阻滞、T波变平或倒置,继而室性心动过速,室性纤颤而死亡;认为蟾毒配基对心脏的作用系通过迷走神经中枢或末梢,并可直接作用于心肌,与洋地黄相比,可能因无糖基存在,蟾毒配基与蟾毒的强心作用较弱并缺乏持久性,因此无积蓄作用,亦有报告精氨酸能延长其强心作用。六神丸的强心作用提示,它能加强心肌功能,随着剂量的变化而呈现反向转向的调节效应,对改善局部组织和修复是有益的。实验证明,蟾毒配基及蟾毒的强心作用主要表现在增大心肌收缩力,增加心博出量,减低心率,消除水肿与呼吸道困难。在日本它主要作为呼吸兴奋剂用于临床,而在中国以兴奋呼吸、升压药物用于临床。它增强心肌收缩力的作用不是反射性的,而是直接作用于心肌细胞的结果,多数认为蟾毒配基能加强心肌收缩力是由于蟾毒配基抑制心肌细胞膜上的Na+-K+-ATP酶,从而使心肌细胞内的Na+浓度相对增高,钙离子则通过Na+-Ca2+交换而进入心肌细胞、结果使心肌收缩力加大。亦有实验证明,蟾酥能增加人体单核白细胞的环磷腺苷的水平,而由于环磷腺甙的增加,提高心肌磷酸化酶激酶的活性,在磷酸化酶激酶的作用下,使无活性的磷酸化酶b转变成有活性的磷酸化酶a,因此促进糖元分解,促使产生更多的ATP,ATP作为心肌收缩的原动力,使心肌充分发挥作用。[1]

2、蟾酥对呼吸、血压的作用

 


蟾蜍灵、华蟾蜍精、惹斯蟾蜍甙元、华蟾蜍它灵及日本蟾蜍它灵静脉注射(0.05毫克/公斤),均可引起麻醉兔的呼吸兴奋和血压上升。呼吸兴奋是中枢性的。惹斯蟾蜍甙元除对兔外,对猫也能兴奋呼吸,其作用比尼可刹米、戊四氮、洛贝林等还强,并能拮抗吗啡的呼吸抑制。它们升高血压的作用以蟾蜍灵最强,其次为华蟾蜍精、惹斯蟾蜍甙元、华蟾蜍它灵,而以日本蟾蜍它灵最差。惹斯蟾蜍甙元的升压作用主要是末梢性的,但也有中枢性成分。正常人静脉注射蟾蜍它灵0.25~0.5毫克,升高收缩压而不影响舒张压,说明主要由于心脏兴奋。在麻醉狗,还可看到在血压上升时内脏血管收缩,此作用不受肾上腺素阻断剂的影响。蟾蜍色胺与上者不同,它能引起肾上腺素释放,且使动物对肾上腺素更加敏感。蟾蜍特尼定与它相似;但由于其毒性很强,超过5微克/公斤即可引起兔血压下降。在蛙腹直肌、脊髓猫、竖毛肌轴素反射、离体兔肠标本上,均可证明它有烟碱样作用,而且比烟碱本身还强。华蟾蜍色胺能兴奋神经节,故能升高麻醉猫及去脑狗的血压。[1]

 


3、 蟾酥对Na+、K+ -ATP酶抑制作用

 


蟾蜍皮肤分泌液对Na+、K+ -ATP酶有强烈的抑制作用,这是由于Na+ K+ -ATP酶位于细胞膜上,Na+在膜内侧与酶结合,促进酶与ATP反应、使酶在膜内侧磷酸化,这时酶产生构象变化,与钠结合的部位转向膜外侧;磷酸化的酶对Na+亲和力降低,而对K+亲和力增高,因而在膜外侧释放Na+,而与K+结合:K+与磷酸化的酶结合后,促进酶的脱磷酸化,因而酶的构象又产生变化,与K+结合的部位转向膜内侧,使K+在膜内侧被释放。这样,在Na+、K+、Mg2+的参与下,Na+被排出,K+被带入细胞,其反应可以表示如下:ATP+酶Na+、Mg2+酶-p+ADP;酶-P+H2O K+、Mg2+ 酶+Pi而蟾蜍皮肤的分泌液对Na+、K+ -ATP酶的作用在于酶的磷酸化中间物(酶-P),其分泌液中的蟾毒配基或蟾蜍毒素类化合物与K+竞争性与酶-P结合,而酶-P与蟾毒配基或蟾蜍毒素结合后,不再与K+结合,因而使酶-P稳定,不易水解,使Na+、K+ -ATP酶不能发挥正常的作用,其活性受到抑制。用蟾毒配基和蟾蜍毒素对肠鼠的Na+、K+ -ATP 酶的抑制作用进行了实验。此外,除强心作用外,蟾酥的表面麻醉作用的机理也可能与它们抑制Na+、K+ -ATP酶有关。[1]

 


4、蟾酥对中枢神经系统的兴奋作用

 


蟾酥在短暂的降压之后引起血压升高,实验证明,短暂降压作用是由于对迷走神经的兴奋,而升压作用则系直接作用于心肌。脂蟾毒配基、蟾毒灵及华蟾毒精等都具有显著的呼吸兴奋和升压等中枢兴奋作用,其中尤以脂蟾毒配基临床上已作为呼吸兴奋剂使用,商品名Respigon。脂蟾毒配基对小鼠的半数惊厥剂量(CD50)及半数致死量分别为10.52mg/kg及20.80mg/kg(LD/CD=1.98),脂蟾毒配基的LD/CD值比其它呼吸兴奋剂如尼可刹米、戊四氮及山梗菜碱等为大。脂蟾毒配基对病人的呼吸中抠及血管运动中枢有直接的兴奋作用,还有强心、升高血压,且作用迅速持久,临床上用于中毒、溺水、昏迷引起的呼吸衰竭、休克、呼吸困难及气逆等。[1]

 


5、蟾酥升压作用

 


以前认为蟾酥的升压作用主要来自于蟾酥的强心作用,即对心脏的直接作用,蟾酥的升压作用主要来自于周围血管的收缩,部分来自它的强心作用。从蟾毒色胺静脉注射能提升血压,局部应用时对血管无收缩作用这一点来看,说明其作用是通过儿茶酚胺的释放来实现的。另有实验表明,蟾酥与山莨菪碱适当合用,血管阻力基本不变,血压仍然升高,同时才可使脉压变大。提示升压作用除血管因素外,还可能与每搏输出量有关。[1]

 


6、蟾酥功效和局麻作用

 


蟾酥及所含成分有局麻作用80%蟾酥醇提物有表面麻醉作用,在兔角膜及人舌试验,作用比狄卡因慢而持久,其中以蟾毒灵局麻作用最强,较可卡因大30~60倍,且无刺激作用,华蟾毒精及华蟾毒它灵约为蟾毒灵的1/6;日蟾毒它灵约为1/20。0.1-0.5%华蟾毒精溶液局部应用能引起舌头麻木;其局麻作用点可能为感觉神经末梢感受器,对神经纤维作用很弱,不饱和内酯环的存在和C3位的羟基对局麻似是必需的。蟾酥水剂表面麻醉的最低有效浓度为0.5%,其麻醉时间比同浓度的狄卡因强1倍。局麻作用机理与肌细胞的缓慢除极和释放乙酰胆碱的机理有关。[1]

 

 


7、蟾酥抗肿瘤与抗辐射作用

 

 


蟾毒内酯类物质对小鼠肉瘤180、兔BP瘤、子宫颈癌14、腹水型肝癌等均有抑制作用。在机体能抑制人的颧上下颌未分化癌、间皮癌、胃癌、脾肉瘤、肝瘤等肿瘤细胞的呼吸。延长患精原细胞瘤、腹水癌和肝癌小鼠的生存期,试管中对白血病细胞有抑制作用。据实验报告,华蟾素对动物移植性肿瘤有抑制作用,尤其是对小鼠肝癌有较明显的抑制作用。蟾酥能不同程度地防治化疗和放疗引起的白细胞下降,对已下降者应用蟾酥可回升,且不再下降。蟾酥制剂具有类似肾上腺素作用,能增强机体对放疗和化疗的耐受力,对X线局部照射有保护作用,可能是该品抗肿瘤的重要机制之一。蟾毒配基的抗肿癌作用,以嚏根草甙元-3醋酸对大鼠W256抑制率达75%,但治疗指数低;利用美兰氏试管法与细胞呼吸器法,研究了蟾酥与蟾皮制剂对体外白血病细胞的作用,观察到能抑制糖酵解和细胞呼吸过程。另有报道从植物分离出与蟾毒内酯结构相似的强心甙和甙元对Hala-S3肿瘤细胞和乌本甙对艾氏腹水癌有抑制作用,这种抗肿瘤作用认为是抑制Na+ -K+ -ATP酶使细胞内K浓度下降,从而不能维持核酸合成所必需的K浓度所致。有人通过溶血空斑形成细胞(PFC)试验,E-花环形成细胞(E-RFC)试验,聚集IgG抑制E一RFC恢复试验以及单核、巨噬细胞吞噬功能试验,发现蟾酥制剂具有增高小鼠脾脏溶血空斑形成细胞(PFC)活性率,促进巨噬功能以及增高血清溶菌酶浓度等作用。此种增加B细胞作用,可能是蟾酥抗肿瘤的重要机制。蟾酥水溶性总成分,体外培养下对恶性神经胶质瘤细胞1μg/ml浓度时仍有抑制作用。10μg/ml浓度以上对中国金仓鼠恶性转化细胞系(BHLB4)有明显抑制作用。1μg/ml在初加入时对BHLB4细胞有抑制作用,但很快BHLB4细胞就适应生长。急性毒性试验半数致死量为60.71mg,无刺激性,不溶血,亚急性毒性试验未见病变。认为该品可能通过人体必需微量元素及肽类而起作用。该品优于全蟾酥及其脂溶性成分,安全无毒。在临床上对抗炎、抗结核、抗癌方面起到明显疗效,可代替全蟾酥。[1]

 

 


8、蟾酥抗炎作用

 

 


蟾酥甾醇类物质能抑制血管通透性,对金黄色葡萄球菌和甲型溶血性链球菌感染的家兔,皮下注射蟾酥注射液9mg/kg能阻止病灶扩散,使周围红肿消退,抑菌效果明显、迅速,对一些抗生素不敏感或对抗生素已产生耐药性的化脓性疾患,该品亦有抑制效果。用甲醛液滤纸片法观察到蟾酥有抑制肉芽形成的效果,其皮下注射的半效抑制量(ID50)为159mg/kg,醋酸氢化可的松的ID50为35.7mg/kg 对受醋酸刺激的组织血管通透性亢进有抑制作用。强心配糖体可使血管收缩,故对烧伤及其它创伤,与抗感染药合用,可收到良好的抗炎效果。并能抑制毛细血管通透性增高,减少炎性渗出,有益于消除肿胀,是否与兴奋垂体。肾上腺皮质系统而改善其功能有关,尚需进一步研究。另据报告,蟾酥制剂能激活小鼠腹腔游走巨噬细胞,提高其吞噬能力,已知被激活的巨噬细胞和处理抗原,又能直接杀死细菌和抑制细菌生长。[1]

 

 


9、蟾酥对平滑肌的作用

 

 


蟾酥能收缩冠状动脉血管,减少冠脉血流量,能兴奋肠管平滑肌,使其收缩振幅增大,频率加快,阿托平与吗啡可对抗此种作用;蟾毒精类(Bufagins)和水溶性吲哚胺类化合物能兴奋兔、豚鼠离体肠管和子宫平滑肌,用国产蟾酥制剂作抗炎试验时,曾使孕兔流产,蟾酥水提液对豚鼠在体和离体支气管均呈收缩作用,但蟾蜍季胺对狗支气管无影响。蟾蜍甙元能使横纹肌兴奋,蟾蜍灵能部分的桔抗镁离子的神经肌阻断作用,蟾蜍特尼定引起硅腹直肌收缩作用的强度,出现膜电位的改变,故为直接作用。[1]

 

 


10、蟾酥对心肌缺血的影响

 

 


体外实验说明,蟾酥可使纤维蛋白原液的凝固时间延长,其抗凝血作用与尿激酶类似,可使纤维蛋白溶酶活性化,从而增加冠状动脉灌流量。蟾酥对血栓形成导致的冠状血管狭窄而引起的心肌梗塞等缺血性心脏障碍,能增加心肌营养性血流量,改善微循环,增加心肌供氧。蟾酥制剂和毒毛旋花子甙K均能增进麻醉犬的心肌收缩力及作用时间,在给药早期,蟾酥组中各项参数上升率比毒K组明显提高,结果提示蟾酥对心肌具有双重正性变力效应。实验结果表明,蟾酥对急性心肌缺血有一定保护作用,故可用于血栓诱发的缺血性心脏障碍的预防和治疗。[1]

 

 


11、蟾酥抗病原微生物

 

 


实验报告甾醇类物质能抑制血管通透性,对金黄色葡萄球菌和甲型溶血性链球菌感染的家兔,皮下注射蟾酥注射液能阻止病灶扩散,对受醋酸刺激的组织血管通透性亢进有抑制作用。[1]

 


12、蟾酥抗内毒素休克

 

 


以大剂量大肠杆菌内毒素粗制品注入狗静脉内造成内毒素休克。蟾酥与山莨菪碱均有一定的抗休克作用,二者合用(蟾山合液)可使疗效明显提高。蟾山合液的疗效可能系两者其同作用、从而较好地抑制弥散性血管内凝血、减少纤维连结素消耗和改善血液流变性及红细胞膜功能。由表5可知,在内毒素注后1-6小时内三个实验组对动脉压均有较好的恢复作用;但至9小时后仅有蟾山合液组明显地高于盐水组(P<0.05)。根据家兔与狗内毒素休克实验,无论从动物存活率、存活时间、输液滴药后动脉血压维持程度以及股动脉血流速度来看,都是蟾山合液的疗效优于单纯蟾酥或单纯山莨菪碱与对照组比较,差异显著(P<0.05)。蟾酥对内毒素休克犬的血浆纤维素与总补体的含量有明显影响。发现内毒素休克犬存活时间与纤维素的基础水平具有非常显著意义,内毒素注射后10小时血浆纤维素,总补体含量均减少,其中血浆纤维素减少程度,与空白对照之间差异有显著意义。[1]

 

 


13、蟾酥对免疫功能的影响

 

 


动物实验证明,蟾酥制剂具有增高小鼠脾脏溶血空斑形成细胞(PFC)活性率,促进巨噬细胞吞噬功能以及增高血清溶菌酶浓度的作用。对细胞免疫皮试、巨噬细胞活力测定、玫瑰花结试验、淋巴细胞转化率均有不同程度提高。蟾酥水溶性总成分的单体分高及其免疫药理学和分子生物学的研究,有增强网状内皮系统吞噬功能,提高机体的非特异性免疫的作用。[1]
蟾酥具有类似免疫或提高免疫功能的作用,可能在于整个机体功能的调节,表明该品抗结核机制似与通过细胞免疫调节有关。但血清免疫球蛋白G及M含量变化无明显规律性。[1]

 

 


14、蟾酥镇咳作用

 

 


据动物实验,预先皮下注射蟾蜍色胺,对5-羟色胺喷雾引起的豚鼠气管痉挛有明显保护作用。对于蛋清致敏的豚鼠离体子宫或回肠,蟾蜍色胺有抗过敏作用。蟾酥煎剂对小白鼠二氧化硫所致的实验性咳嗽,有镇咳作用,但祛痰效果较差。[1]

 

 


15、蟾酥对血小板聚集功能的影响

 

 


给实验性家兔IP蟾酥,盐水组注入前后微量分析试剂与标准均无明显改变(P>0.05),但蟾酥注入后较注入前差异具有显著差异(P<0.05),并且最大聚集抑制率和聚集速度抑制率都是蟾酥组高于盐水组。这说明蟾酥对血小板聚集程度与速度均有抑制作用。国外有报道蟾酥能减轻弥漫性血管内凝血发生,或许也与血小板聚集释放受到抑制有关。[1]


 

 

16、蟾酥吸收与排泄

 

 


蟾蜍类强心成分(蟾蜍它灵、去乙基蟾蜍它灵)口服容易吸收(口腔粘膜及胃中也能吸收)。作用的出观与消失都较洋地黄快,蓄积性很少。猫经口给予与静脉注射的致死量的比为4:1。蟾蜍特尼定在体内的解毒相当快,蟾蜍灵的作用(引起房室阻断)比洋地黄毒甙消失得快,惹斯蟾蜍甙元则更快。[1]

 

 


蟾酥临床应用

 

 


1、治疗心力衰竭:以蟾酥4~8毫克(装胶囊),饭后用冷开水送服,日服2~3次。治疗2~3级心力衰竭病人13例,其中12例均于用药后2~48小时内症状、体征有所改善。计脉搏减缓者12例,利尿作用显著者4例,水肿消失者6例,肝肿大缩小者6例,12例肺部湿性罗音皆有改善,二联脉及奔马律用药后消失;2例心房纤颤1例消失,1例无变化。毒性反应为上腹部不适、恶心及呕吐等胃粘膜刺激现象,减小剂量后皆得控制。临床实践证明,蟾酥之强心作用,与洋地黄相似,其优点是无蓄积作用,作用快,利尿作用较洋地黄显着。[1]


 

 

2、治疗化脓性感染:用蟾酥水溶性总成分注射液10~20mg肌注,每日2次,小儿酌减。临床观察250例,计急性扁桃体炎72例,各种脓肿62例,疖、痈34例,急性乳腺炎18例,急性淋巴管及淋巴结炎14例,冠周炎及牙周炎12例,脓疤病9例,其他化脓性炎症29例。临床症状除局部红、肿、热、痛及机能障碍外,伴有恶寒发热、全身不适138例,其中体温38~39℃者105例,38℃以下者33例。疗效:痊愈(临床 症状、体征消失,白细胞及中性粒细胞正常)204例,好转(症状及体征减轻,白细胞及中性粒细胞有改善)29例,无效17例,总有效率为93.2%,疗程最短1日,最长21日。[1]

 

 


3、蟾酥治疗骨关节结核及慢性骨髓炎瘘孔:

 


1)口服蟾酥每日3次,每次5毫克,饭后服用,连服至瘘孔闭锁后再巩固1~2个月。服药期间,除个别病人出现轻度恶心外,很少出现副作用。共治骨关节结核瘘孔14例,治愈6例,瘘孔呈凹形闭锁,X线检查,提示病骨稳定;有效5例,瘘孔缩小,脓液减少,体温下降;无效3例。[1]

 

 


2)采用口服(同上法)加瘘孔滴入法。用0.1%蟾酥液向瘘孔内每日或隔日滴入1次,2个月为一疗程。少数有死骨的病灶,需用锐匙搔爬,取出死骨。共治骨关节结核瘘孔59例,治愈39例,有效18例,无效2例;治疗慢性骨髓炎瘘孔16例,治愈12例,有效3例,无效1例。治愈时间短者7~8天,长者3~4个月,一般在1~2月内即能获得临床治愈。病程长短对疗效无明显影响,而病灶内死骨的存在则明显影响疗效。[1]

 

 


4、蟾酥治疗肺结核等结核病

 

 


1)用蟾酥水溶性总成分注射液每日20~40mg(含新鲜蟾酥20~40mg),分1~2次肌注,3个月为1疗程。临床观察用药1疗程54例,有效率68.5%痊显率24.1%;持续用药2疗程47例,有效率72.3%,痊显率42.6%;持续用药3疗程18例,有效率72.2%,痊显率61.1%。未见明显副作用,仅少数患者于用药3~4日内,偶有一过性恶寒感,但继续用药数日后可不再出现。肌注时局部除有轻微短暂疼痛外,吸收良好,长期使用不产生硬结。[1]
2)也有用蟾酥水溶性总成分注射液每日16~20mg肌注,3个月为1疗程,持续1~3个疗程不等,临床用于治疗浸润型肺结核26例、慢性纤维空洞型肺结核3例,胸膜炎1例,淋巴结核4例,骨结核2例,腰椎结核3 例,结核性骨髓炎3例,副睾结核1例,共计43例。总有效率达83.7%,痊愈率和显效率为46.5%。长期使用末见异常情况,安全可靠。[1]

 

 


5、治疗恶性肿瘤:观察27例,其中24例经病理检查证实,3例经临床X线证实;病种计有肺癌5例,肝癌4例,乳房癌3例,淋巴肉瘤3例,网状细胞肉瘤2例,何杰金氏病1例,尤文氏瘤1例,鼻咽癌骨转移2例,喉癌1例,食管癌1例,贲门癌1例,黑色素瘤化疗后1例,盲肠癌术后再发1例,纵隔肿瘤化疗后1例大多数病人采用2%蟾酥香油注射液肌肉注射,每天1~2次,每次2毫升;个别采用蟾酥注射液作离子透入治疗。疗程8~26天,注射总量为30~100毫升,疗效:少数病例用药后,产生明显的利尿作用和较好的止痛作用;25例病人在综合应用放射治疗或化学治疗过程中,观察血象有11例能提升白细胞或维持白细胞于较低水平。对肿瘤是否具有抑制作用,尚难肯定。注射后全身反应有恶心、呕吐、食欲减退等;局部反应为注射部位疼痛,一般在注射后20~30分钟后出现,以注射第1针时疼痛明显,以后可逐渐减轻。如疼痛剧烈或局部发现红肿硬结时,应作对症处理。另据报道,使用20%的蟾酥软膏外敷,治疗皮肤痛22例,有13例临床痊愈。[1]

 


6、用于表面麻醉:用1%蟾酥溶液2~3毫升作粘膜涂布,和0.5毫升局部喷雾,进行鼻部手术麻醉23例,结果证明其麻醉力不低于“的卡因”,且麻醉有效期长,用药后无中枢中毒症状,血压、呼吸、脉搏等均无改变,亦无过敏现象。但缺点是对局部有一定的刺激作用,多数病人分泌物增多,部分病人打喷嚏。故内腔镜检查的麻醉不宜应用。[1]

 

 


蟾酥实验研究

 

 


蟾毒灵、华蟾毒配基、脂蟾毒配基均可引起多种动物血压上升.蟾毒配基的升压作用与肾上腺素相似,也可被α-受体阻断剂阻断.蟾蜍色胺能引起肾上腺素释放,并使动物对肾上腺素的敏感性增加.脂蟾毒配基灌胃,对低血压猫具有明显的长时间的升压效应和兴奋呼吸作用.鼻腔喷射给药,对低血压兔具有一定升压作用.蟾酥强心甾体对于血管平滑肌与心脏一样,也具有增强收缩力的作用,伴随着强心作用而引起血压上升.有人认为,蟾毒配基升压作用的机制主要在于它的强心作用,部分由于周围血管的收缩.[1]

 


【符合国家标准蟾酥药品名称】

 


通用名称:蟾王牌蟾酥

 

拼音全码:CHANWANGCHANSU

【主要成份】纯蟾酥

【性 状】味微苦,有麻舌感。
【适应症/功能主治】益气活血、强心止痛。主治:气虚血瘀型冠心病、心绞痛、陈旧型心肌梗塞、心功能不全等引起的心痛、胸闷、心悸、眩晕等症状;另外,对高原缺氧症、剧烈运动和短暂脑供血不足等引起的晕厥也有疗效。

 


【规格型号】10克
【用法用量】成人:轻、中度症状者,每次2粒,每日3次;重症者,酌情增量至每次4粒,早、晚饭后及睡前用温开水送服。

 


【不良反应】在临床研究中发现个别病人服药后出现口干、头晕、腹泻、腹部轻度不适、心慌等。
【禁 忌】患消化道溃疡、慢性结肠炎者忌用。
【注意事项】请勿与洋地黄类强心药同时服用。

 

 


中药传承详述

 

 


《本草经疏》:蟾酥,诸家所主,但言其有消积杀虫、温暖通行之功,然其味辛甘,气温散,能发散一切风火抑郁、大热痈肿之候,为拔疔散毒之神药,第性有毒,不宜多用,入发汗散毒药中服者,尤不可多。诸家咸云治小儿疳瘦,恐非正治,不宜漫尝也,即用亦(须)煅过者。若欲内服,勿过三厘。慎毋单使,必与牛黄、明矾、乳香、没药之类同用乃可。如疮已溃,欲其生肌长肉之际得之,作痛异常,不可不知也。[1]

《本草汇言》:蟾酥,通行十二经络、藏府、膜原、溪谷、关节诸处。蟾酥,疗疳积,消臌胀,解疔毒之药也。能化解一切瘀郁壅滞诸疾,如积毒、积块、积胀、内疔痈肿之证,有攻毒拔毒之功也。[1]

 


《药性论》:脑疳,以奶汁调滴鼻中。[1]

 


《本草便读》:蟾酥,善开窍辟恶搜邪,惟诸闭证救急方中用之,以开其闭。然服食总宜谨慎,试以少许置肌肤,顿时起泡蚀烂;其性可知。研末时鼻闻之,即嚏不止,故取嚏药中用之。此药止可外用,散痈疽,消疔毒,杀虫疮,却有功效耳。[1]

 


《本草衍义》:齿缝中血出,以纸纴子蘸干蟾酥少许,于血出处按之。[1]

 


《医学入门》:主痈疽疔肿瘰疬,一切恶疮顽癣。[1]
《本草求真》:蟾酥,味辛气温有毒,能拔一切风火热毒之邪,使之外出。盖邪气着人肌肉,郁而不解,则或见为疔肿发背、阴疮、阴蚀、疽疠恶疮,故必用此辛温以治,盖辛主散,温主行,使邪尽从汗出,不留内入,而热自可以除矣。性有毒,止可外治取效;即或用丸剂,亦止二、三、四厘而已,多则能使毒人。其用作丸投服,亦宜杂他药内,勿单服也。[1]
《纲目》:治发背疔疮,一切恶肿。[1]
《本草正》:治风、虫牙痛,以纸拈蘸少许点齿缝中。[1]

 

 


蟾酥的功效与主治

 

 


解毒,消肿,强心,止痛。[1]
治疔疮,痈疽,发背,瘰疬,慢性骨髓炎,咽喉肿痛,小儿疳积,心衰,风、虫牙痛。[1]
①《药性论》:脑疳,以奶汁调滴鼻中。[1]
②《日华子本草》:治蚛牙,和牛酥摩;治腰肾冷,并助阳气,以吴茱萸苗汁调敷腰眼并阴囊。[1]
③《本草衍义》:齿缝中血出,以纸紝子蘸干蟾酥少许,于血出处按之。[1]
④《医学入门》:主痈疽疔肿瘰疬,一切恶疮顽癣。[1]
⑤《纲目》:治发背疔疮,一切恶肿。[1]
⑥《本草正》:治风、虫牙痛,以纸拈蘸少许点齿缝中。[1]
实用选方
①治疔肿:蟾酥一枚,为末,以白面和黄丹丸如麦颗状,针破患处,以一粒纳之(《济生方》蟾酥丹)[1]
②治疔黄及一切恶疮:蟾酥、轻粉各5克,以川乌、莲花蕊、朱砂各12.5克,乳香、没药各10克,麝香0.5克。上为细末,糊丸菀(豌)豆大。每服一丸,病重者二丸,生葱三五茎捣烂,包药在内,热酒和葱送下,取汗。(《玉机微义》蟾酥丸)[1]
③治内疔:蟾酥,职时用桑叶一小钱大,入蟾酥揉和得所,丸如念珠,阴干用,病势重者用二粒,轻者用一粒,著病人舌内噙化,化后良久,用井花水灌漱,再用雄黄丸七丸,冷茶清吞下,得脏腑利数行。(《急救仙方》蟾酥丸)[1]
④治发背痈疽,无名肿毒,恶毒疗疮:蟾酥10克,血竭10克,蜗牛廿个(瓦上焙干,肉壳俱用),铜绿1克(与上三味同研),枯白矾5克,轻粉10克(二味同研),朱砂15克(研细,留5克为衣)。上为细末,用人乳汁为丸,如绿豆大,朱砂为衣。捣葱二根令烂,裹药三丸在内吞下,热酒送之。(《古今医鉴》化生丸)[1]
⑤治时邪疠毒,烂喉丹痧,喉风喉痈,双单乳蛾诸症,茶汤不能进者;并治疔疮对口,痈疽发背,肠痈,腹疽,乳痈,乳岩,一切无名肿毒;兼治小儿痰急惊风,肺风痰喘危在顷刻:关西黄7.5克,杜蟾酥1.25克(烧酒化),上辰砂7.5克,粗珍珠0.75克,当门子0.75克。上药共研细末,米浆为丸,如芥菜子大,以百草霜五分为衣,每服五丸、七丸、十丸不等,视病势轻重服之。(《喉科心法》六神丸)[1]

 


⑥治喉痹:皂角、草乌头各等分。研细末,用蟾酥调合为小丸(小豆大)。每研一丸,点患处。(《吉林中草药》)[1]
⑦治疮疡焮肿木硬:蟾酥、麝香各5克。各同研极细,以儿乳汁调如泥,入磁合内盛,干,不妨,每用少许于肿处,更以膏药敷之,毒气自出,不能为疮,虽有疮亦轻。(《素问病机保命集》针头散)[1]

 


⑧治一切恶疮:蟾酥、干胭脂、轻粉、朱砂、穿山甲各10克,百草霜不问多少。上为细末,丸如黄米大。[1]
每服五、七丸,加至八、九丸,用葱一根,刀剖开,将药包裹在里,用生丝线缚,文武火烧葱熟,将葱带药,口内嚼碎温服,用衣服盖之,汗出为效。[1]  (《普济方》蟾酥托里丸)[1]

 


⑨治痈疽初起,木肿作痛,皮色不红者:酥片5克,蝎尾20克。[1]  甲片、蜈蚣、藤黄、雄黄、乳香、没药、川乌各10克,草乌5克,银朱10克,麝香1.5克。研极细末,掺膏药内贴。(《药籨启秘》蟾酥散)[1]

 


⑩治瘰疬:蟾酥如大豆许,白丁香十五枚,寒水石些少(煅),巴豆五粒,寒食面些少。上各另研,和作一处,再研,炼蜜为丸如绿豆大。每用一丸或二、三丸,纳入针窍中。如脓未尽,再用数丸,以脓尽为度。(《医学正传》蟾酥膏)[1]

 


⑾治肿毒:蟾酥、石灰各等分。和匀成小饼,贴疮头上,以膏盖之即破。(《经验广集》蟾灵膏)[1]
⑿ 治牙痛:蟾酥一字(汤浸,研)。上药和研为丸如麻子大,每用一丸。以绵裹于痛处咬之,有涎即吐却。(《圣惠方》)[1]

 


⒀治风蛀诸牙疼痛:蟾酥少许,巴豆(去油,研如泥)、杏仁(烧焦)。上共研如泥,以绵裹如粟米大。若蛀牙塞入蛀处,风牙塞牙缝中,吐涎尽。(《景岳全书》蟾酥膏)[1]
⒁治破伤风病:蟾酥10克(汤化为糊),干蝎(酒炒)、天麻各25克。为末,合捣丸绿豆大,每服一丸至二丸,豆淋酒下。(《圣惠方》)[1]

 


⒂治小孩子疳瘦:蟾蜍眉脂,以朱砂、麝香为丸,如麻子大,空心一丸。(《药性论》)[1]
⒃治一切牙疳齿龈蚀烂 口臭出血:蟾酥、轻粉(别研)、定粉、人中白和一钱麝香一字(别研).上件为细末.临卧 盐汤漱口了贴药末在患处用薄纸盖之。(《杨氏家藏方》必胜散)[1]

 


⒄治诸般痧证:上西黄5克、蟾酥25克、 真茅术50克、 飞净朱砂25克、 明雄黄25克、 麝香8克 、丁香25克。共为极细末水泛为丸 如肥芥子大。轻者一粒重者二粒 噙于舌底化完立愈。(《绛囊撮要》蟾酥丸)[1]

 


参考文献编辑
赵文强,赵建斌,崔勤,张雪,王文亮,蒋永培。华蟾毒精抗癌作用的体外研究[J]第四军医大学学报,吉林市昌邑区永发蟾蜍养殖专业合作社,2001,(16) .[1]

 


杨秀伟,邢增涛,崔景荣,范玉林,赵锐,李向高。华蟾毒精和羟基华蟾毒精的人肠内细菌代谢研究[J]北京大学学报(医学版),2001,(03)

 


张薇,刘玉兰,徐从云,高峨,包文芳. 蟾酥的镇痛活性成分[J]沈阳药科大学学报,1998,(04)

 

 

目前国内批发蟾酥多少钱一克蟾酥价格,目前市场大批量交易价格每公斤1.6-2.2万元,根据蟾酥的含量高低价格也不同。

 

一般零售蟾酥价格蟾酥多少钱一克,符合药典标准的蟾酥零售10克200-300元不等,根据蟾酥的功效和质量来划分价格。

 

中国最大的批发零售蟾酥供应商—吉林省吉林市昌邑区永发蟾蜍养殖专业合作社 (官方网站www.125940.cn)

 


 

关注上方微信公众号:采购蟾酥价格蟾酥的功效,蟾酥多少钱一克,批发零售蟾酥价格啥都有。

 


 
 
专柜名称:活乐康蟾衣旗舰店(蟾王蟾业)

生产厂家:吉林市昌邑区永发蟾蜍养殖专业合作社

专柜地址:吉林省吉林市昌邑区雾凇中路枫叶山庄B栋2号

微信购买:微信服务号:fangaikangai 

联系电话:15543229756  微信同号    

客户经理:13844223459 

专柜电话:0432-62267360 



投诉建议:64156131@qq.com

官方网站:www.125940.cn   

淘宝店铺:http://125940.taobao.com


关注有惊喜



您是访问本站的第 个贵宾 感谢您浏览本公司网站!
吉林市昌邑区永发蟾蜍养殖专业合作社 ©版权所有
ICP号:吉ICP备11000522号-5  

 
    吉林市昌邑区永发蟾蜍养殖专业合作社旗下公司蟾王蟾业批发零售:活乐康蟾王蟾衣蟾衣蟾酥蟾蜍皮天然蟾衣富硒蟾衣蟾衣价格蟾衣多少钱一克蟾衣多少钱一张蟾酥价格蟾酥多少钱一克
专柜电话:0432-62267360 微信公众号:fangaikangai